·徐文業 ·李洪政 ·陶志超
·初洛軍 ·劉 峰 ·王 鋒
·王法清 ·劉云梅 ·馬志忠
·孟 強 ·閆成坤 ·李雙凌
·于志波 ·左永升 ·陳 廣
·齊登國 ·徐彩霞 ·劉新梅
·董振忠 ·畢曉琳 ·李愛武
·馬居富 ·邱洪勝 ·張 珂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財產調查
·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
· 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為社會公布辦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資產評估法
·司法鑒定程序通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
·國務院批轉全國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
山東致公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共青團西路136號(共青團路與世紀路口東北角)金茂大廈A座5樓
郵編:255000
主任專線:13808942681
值班專線:0533-2161751
傳真:0533-2166653
網址:全民突击外挂软件 www.wlneq.icu
投訴電話:0533-2161751
投訴處理負責人:初洛軍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理論研討

回避制度:“法官謀殺院長案”四人談

時間:2006-01-14 02:01:20  來源:  作者:

“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

——“法官謀殺院長案”四人談

南方周末

?? 編者按:本報9月11日法治版刊發的《"法官謀殺院長案"調查》,在讀者中包括法學界引起較大反響。現本報特別約請4位法學專家,就本案折射出的我國司法理念和現行法律制度的若干問題,予以探討。

?? 案情回放

?? 2000年3月8日,呂西娟因房產官司找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朱慶林上訪時,"二人發生爭執",西安中院以呂西娟"嚴重妨礙法院民事訴訟活動",對呂拘留15天。數日后"事態升級",呂西娟涉嫌"故意殺害"院長朱慶林被捕,"長期與院長不和"的西安中院法官楊清秀則涉嫌"挑唆呂西娟謀殺"院長也被捕,并由西安中院審理。院長朱慶林雖主動回避,但二被告人多次申請西安中院整體回避,請求異地審理?;乇萇昵朧偽徊禱睪?,西安中院分別判楊清秀、呂西娟有期徒刑15年、13年。

?? 2001年,二被告人上訴至陜西省高院,高院認為"我國刑事訴訟法律所規定的回避是指個人回避,并沒有規定審判組織或審判機關回避",維持原判。

?? 現楊清秀、呂西娟均在監獄服刑。

?? 回避制度需要改革

?? □陳瑞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

?? 看過《南方周末》報道的"法官謀殺院長案",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這樣一個發生在法院辦公室、被害人為法院院長、被告人和主要證人都為該法院法官的"故意殺人案件",竟然就被該法院自行審理并作了有罪判決!這不僅令人想起《水滸》中"高俅親審林沖"的故事。

?? 在程序正義的諸多標準中,裁判者的中立性是最為重要的。早在羅馬法時代,人們就以"自然正義"法則來衡量司法程序的正當性,而這種法則的首項要求就是"任何人都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德國法學家拉德布魯赫則對此作了進一步解釋:"如果原告本人就是法官,那么只有上帝才能充當辯護人。"

?? 法官的中立性需要回避制度和變更管轄制度加以保證。

?? 之所以要建立法官回避制度,就是因為那些與案件或者與當事人有各種利害關系的法官,很難保持中立無偏的態度。更重要的是,即使是那些自我標榜"鐵面無私"、"大義滅親"的法官,也無法消除人們對其中立性、公正性的合理懷疑。事實上,人們在贊美"包拯鐵面鍘包勉"的時候,也不要忘記"高俅徇私審林沖"的教訓。因為對于司法官來說,回避制度是抑制其濫用權力、徇私舞弊的最好制度保證,也是確保法庭審判具備"外觀上的公正"的基礎。

?? 回避制度維護的是單個法官的中立性和無偏私性。一旦案件因為社會輿論的影響而導致一個法院的任何法官都難以維護公正的審判,一旦因為權勢部門或者高官的干預而導致整個法院無法獨立審判,或者一旦因為法院院長本人就是案件的有關當事人,那么,由該法院的任何法官主持審判,都無法保持中立性,法院的審判過程和判決結論也很難產生公信力。在此情況下,回避制度就與變更管轄制度發生有機的聯系。

?? 通俗地講,當事人申請一個法官回避,這是狹義的"回避制度";當事人如果要求全體法官回避,這就屬于"變更法院管轄"的問題了。

?? 西安中院就楊清秀、呂西娟故意殺人案的審判,之所以被認為違背了程序正義的基本要求,就是因為該案件的被害人朱慶林為該法院的院長,而負責法庭審判的又都是該法院所屬的法官。

?? 在中國目前的制度背景下,院長不僅是一家法院的最高行政負責人,而且還是該法院的首席法官,也是該法院審判委員會的主持人。在具有高度行政氛圍的法院內部,指望某一法官在審判中作出與院長意見相悖的判決,這是違背人性的苛求。在這一案件的審理過程中,盡管身兼西安中院首席法官和殺人案被害人的朱慶林自行退出案件的審理,不再參與本案的審判委員會就該案件的討論活動,但是,基本的社會經驗和常識告訴我們:這種承諾是靠不住的,也是不足以令西安中院的法官和審委會委員們"從容不迫"地進行審判的。

?? 當然,西安中院和陜西高院對于被告人和辯護律師提出的變更法院管轄的申請,在予以駁回的同時也作了一些解釋??凸鄣廝?,這些解釋并不違背中國現行刑事訴訟法和最高法院現行司法解釋的規定。但問題的關鍵在于,現行的回避制度和管轄制度本身存在著一系列致命的缺陷和瑕疵。

?? 例如,法院在組成合議庭之前,并不聽取控辯雙方對于法官是否具有裁判者資格的意見,而是要求當事人當庭對業已組成的合議庭成員提出回避請求。試想一下,在當事人對法官的情況不甚清楚的情況下,他們怎么可能提出證據證明法官符合回避的條件呢?在當事人對法官的中立性保持高度懷疑的情況下,法院的判決怎么可能得到社會的尊重和信任呢?

?? 很顯然,現行的回避制度需要進行全面的改革。而改革的核心應當是建立"法官在審判被告人之前首先經受資格審查"的理念。不僅如此,對于當事人申請法官回避的,有權對此作出批準裁定的法官應當親自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對于當事人申請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和法院院長回避的,應當由上一級法院審查并作出裁定。

?? 又如,現行的管轄制度在設計上過多地考慮了審判的便利和訴訟的效率等功利性價值,而忽略了法官和法庭的中立性這一程序正義要求。在某一法院對案件進行管轄很可能損害公正審判、當事人對法院整體上的公正性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法律應當賦予當事人申請變更審判法院的訴訟權利。特別是在像本案這種涉及一院之長利益的案件中,法院接受當事人的申請,將案件移交西安以外的法院加以管轄,那么,審判的公正性就不會令人產生如此多的懷疑和批評。

?? 當然,建立當事人申請變更管轄制度的前提,應當是在當事人提出這種申請之后,原來的管轄法院立即無條件地將案件移交上級法院處理。否則,由該法院自行決定自己是否擁有司法管轄權,這同樣屬于"做自己案件的法官"。

?? 再如,現行訴訟法忽略了對那種違反管轄制度的訴訟行為的有效制裁。如果下級法院對某一案件不應行使審判權而行使審判權,以至于影響公正審判的,上級法院難道不應撤銷原判嗎?

?? 歸根結底,維護公正審判、維護程序正義是法院取信于民的基礎。而確保公民獲得由中立的法庭所主持的公正審判,這是實現社會正義的最后屏障。當年,宋朝太尉高俅為了一己私利而對"誤闖白虎堂"的林沖進行審判,并對其科處嚴刑峻罰,直接導致了司法乃至政治的非正義。這種教訓是應當汲取的。

?? 須維護程序正義

?? □陳衛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

?? 當年在陜西司法界鬧得沸沸揚揚的"法官謀殺院長案",在陜西省高院下達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后理應塵埃落定了,但仔細品味本案就會發現,案件的審理無論在實體上還是在程序上都存在很大的問題。

?? 本案審判程序問題多多的一個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忽視程序正義,淡化回避意識。這固然同司法者主觀上的個人傾向有關,但也與我國目前回避制度的不完善密切相連??凸鄣亟?,我國現行回避制度存在多方面的問題。本案審理程序的非正義凸顯了我國回避制度諸多缺失中的這樣兩個方面:

?? 第一,我國刑事訴訟法對司法官回避的原因規定得過于原則。

?? 刑事訴訟法第28條規定的回避原因只限于以下4種:一是本案的當事人或者是當事人近親屬;二是本人或其近親屬與本案有利害關系;三是擔任過本案的證人、鑒定人、辯護人或訴訟代理人;四是與本案當事人有其他關系,可能影響公正審理。當事人能真正有效運用的理由只有第一和第三種。第二種原因中的"利害關系"涵義不明確,而在未有司法解釋前對該用語的解釋權還在司法官手里。第四種原因中的"可能影響公正審理"之"可能"與否的認定權也在司法官手里。這就為法官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作出違背程序正義的裁定或決定提供了可能。

?? 第二,我國刑事訴訟法對于回避理由的舉證責任缺乏規定。

?? 對于刑事訴訟法第28條規定的4種回避理由的舉證,雖然法律沒有明確規定由誰負責,但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一般訴訟規則,舉證責任應在當事人。這樣,實踐中,當事人懷疑審判人員有明顯偏袒一方的情況時,由于無法說明具體的理由或提供有關證明材料證實審判人員具有法律規定的應當回避的情形,而不能依法申請審判人員回避。這便嚴重影響當事人對審判人員的信任以及參與訴訟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 回避的必要是以對人性的不信任為前提的,是以對自私、恣意等人性的弱點防范為目的,這便使得回避成為程序正義的應有之義。程序正義的實現必須讓人們不對司法官無偏私地審判案件存有任何懷疑?;騁剎腦蚴嵌嚳矯嫻?、不確定的,甚至可能根本就沒有明確的理由。我國現行回避制度存在的問題多是由懷疑不能通過正當程序得以消除而引發的。所以,我們國家完善回避制度可嘗試借鑒國外的無因回避制度。

?? 判決合法性的前提

?? □梁治平(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

?? 一項"妨礙民事訴訟"的指控如何變成了"故意殺人罪",而且經由不公開的審判將被告人定罪、判刑?3年前發生在古都西安的這個案件的確疑點多多。在這種情況下,通常,人們會寄望于一次公開和公平的審判,寄望于法律的公正適用,來?;ぷ約翰皇芊欠ǘ源痛χ?。然而,如果這期望中的審判本身就不能恪守公正,如果它本身就成為不公和冤屈的根源,人們還能夠指望什么呢?

?? 本案中,"受害人"時任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被告人之一和主要嫌犯是同一法院的法官,3名"目擊證人"均為該法院干部,最后,為審理此案組成合議庭的乃是"受害人"在同一法院的"下級"和被告人的同事。這種安排能夠保證審判的公正性嗎?答案似乎不言自明。人們無須受過專門的法律訓練也可以知道正確的答案,因為這個正確的答案不只是合乎法律,而且也出自常識。然而,法院并不作如此想。

?? 被告人要求合議庭組成人員回避和易地審理的請求被駁回了。理由是身為本案"被害人"的法院院長已經申請并且獲準回避,而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委員會委員等與請求回避的被告人僅屬同單位一般同事關系,雖相互認識,但無個人恩怨及利害關系,故不存在刑事訴訟法上有關"可能影響公正處理案件"的情形。情況果真如此嗎?

?? 據該院稍早出具的一份有關本案被告人楊某"表現情況"的文件,該被告人長期以來目無組織、紀律,"攻擊領導、傷害同志","被全院干警公認為'害群之馬'"。既然如此,怎可謂合議庭及審判委員會各成員與該被告人之間不存在可能影響公正處理案件的情形?退一步說,即使可以不考慮該案審判人員與被告人的關系,他們與本案"被害人"的關系又怎能忽略不計?該"受害人"為一院之長,與合議庭和審判委員會成員均有行政隸屬關系,這種關系不算是一種利害關系?這種利害關系不是一種"可能影響公正處理案件"的情形?

?? 顯然,一審法院的做法存在程序上的重大瑕疵,人們因此有理由認為,這一程序上的瑕疵會成為一審判決有效性的致命傷。然而,現實往往與原則和邏輯不一致。一審判決后本案兩被告人以程序不合法為由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的上訴,未經開庭審理即被駁回。該院在其終審裁定中說:"我國刑事訴訟法律所規定的回避制度是指個人回避,并沒有規定審判組織或審判機關回避。"既如此,被告人的回避請求于法無據,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行使其審判職權也就無懈可擊了。

?? 有關刑事訴訟中回避的法律已經在本案中多次被提到,刑事訴訟法第28條在列舉了可以要求回避的三種具體情形之后又有"與本案當事人有其他關系,可能影響公正處理案件的"一語。的確,這里沒有提到"審判組織或審判機關回避",因此,說我國法律規定的回避制度是指個人回避也不算錯。但是問題在于,該院對這條法律的解釋與這條律文的邏輯結構在方向上正好相反。第28條第4款之設,乃是為了濟律文之窮以保全回避之原則,其指向是開放的和兼容的;而省高級人民法院解釋這條法律的方式卻是狹隘的和排他的。其結果,法律的精神讓位于文詞,法律的原則成為文字游戲的犧牲品。

?? 表面上看,二審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并未逾越法律的界限。其實不然。把這個解釋置于本案具體情境之中,其背離法律之處可以說顯而易見。我們在上面已經提到第28條的邏輯結構,這種邏輯上的安排又是基于一個更基本的法律原則,即當事人不能夠審理自己的案件。這個原則像法律不能溯及既往或者相同案件相同處理的原則一樣,被人們稱為自然正義。正是這樣一個原則奠定了刑法上回避制度的基礎。

?? 換言之,構成我國刑事訴訟上關于回避的法律的,不只是相關法律條文的詞句,而且包括這些詞句被安排于其中的邏輯結構,包括這些條款據以設立并且試圖表達的法律原則。據此,如果一種法律解釋無視法條的邏輯結構,甚至背離律文的內在原則,人們可以說這樣做正當合法嗎?而如果這種解釋事實上更造成或者容忍了程序上的明顯不公,人們可以相信法律被公正地適用了嗎?

?? 我曾為司法公正而避嫌

?? □陳興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

?? 避嫌是一個通俗易懂的道理。在刑事訴訟法中,為保證司法公正,將避嫌上升為回避制度、異地管轄制度,從而做到"任何人都不得充當自己案件的法官"這一基本的程序正義的要求。

?? 對"法官謀殺院長案",我所真正關心的并不是被告人楊清秀、呂西娟是否確實實施了殺害西安中院院長朱慶林的行為,這是一個實體公正的問題,須經法庭審判才能確認。引起我思考的是該案的程序公正問題,這是可以脫離案件事實本身單獨加以評價的。

?? 確實,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法院回避,而只規定了法官回避。但是,1998年9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8條規定:"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因案件涉及本院院長需要回避等原因,不宜行使管轄權的,可以請求上一級人民法院管轄;上一級人民法院也可以指定與提出請求的人民法院同級的其他人民法院管轄。"這條司法解釋可以理解為,在法院院長需要回避的情況下,應當按照指定管轄制度,由同級的其他人民法院管轄,否則最高法院就沒有制定這條司法解釋的必要了。

?? 刑事訴訟法律關于回避與指定管轄的規定,都是為了使法官與法院避嫌,以免影響實體公正。由本院審理本院院長是被害人的一起故意殺人案件,不僅有嫌,而且有大嫌。我所不理解的是,西安中院為什么有嫌不避?也許太相信本院法官公正審判的職業道德,也許還有其他隱衷。這一切現在都已經不重要,因為案件已經審結。我認為,本案西安中院應當回避而未予回避,至少是"司法史上的敗筆"。

?? 在司法實踐中,因司法機關與案件有利害關系而異地管轄是十分常見的。說來湊巧,我本人都曾經歷過一次。

?? 1998年夏,我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掛職擔任副檢察長。一天傍晚我和妻子在樓下停車時,因按了一下喇叭驚擾了前面正在走的一個人,該人回過身來就砸我的車,并毆打正在下車的我。我妻子前來勸阻,被該人一拳擊中鼻梁,經鑒定為輕傷。后經鑒定,得知此人有精神病史,屬于限制刑事責任能力的人,應負刑事責任。

?? 本案發生在海淀區,按照地區管轄,應由海淀檢察院審查起訴。但因為本案與我有關(我還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被害人,而是被害人家屬),經上級檢察院協調,指定到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最后由西城區人民法院審判。

?? 我真要感謝刑事訴訟法律關于指定管轄的規定,使我得以避嫌,否則必然引起被告人司法不公的聯想。

?? 程序正義是司法公正的題中之義,在某種意義上甚至比實體公正更重要。程序公正具有吸收不滿的功能,在充分保障了被告人的訴訟權利的情況下,對于從刑事訴訟過程引申出的實體處理結果,被告人往往容易接受。反之,程序不公則具有制造不滿的功能。如果在訴訟程序上違反法律規定,未能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訴訟權利,即使你的實體處理結果是公正的,被告人仍然會認為是不公正的,對此處理結果不滿因而不能接受。本案被告人之所以不服判決一再申訴,對于實體處理結果不滿,這固然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但對西安中院與陜西高院程序上的違法不滿,也是原因之一。該案給世人的昭示是:

?? 該避嫌時須避嫌。

 
版權所有 © 山東致公律師事務所 魯ICP備09全民突击外挂软件73494號 技術:維美計算機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共青團西路136號(共青團路與世紀路口東北角)金茂大廈A座5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