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業 ·李洪政 ·陶志超
·初洛軍 ·劉 峰 ·王 鋒
·王法清 ·劉云梅 ·馬志忠
·孟 強 ·閆成坤 ·李雙凌
·于志波 ·左永升 ·陳 廣
·齊登國 ·徐彩霞 ·劉新梅
·董振忠 ·畢曉琳 ·李愛武
·馬居富 ·邱洪勝 ·張 珂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財產調查
·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
· 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為社會公布辦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資產評估法
·司法鑒定程序通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
·國務院批轉全國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
山東致公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共青團西路136號(共青團路與世紀路口東北角)金茂大廈A座5樓
郵編:255000
主任專線:13808942681
值班專線:0533-2161751
傳真:0533-2166653
網址:全民突击外挂软件 www.wlneq.icu
投訴電話:0533-2161751
投訴處理負責人:初洛軍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理論研討

中國《公司法》的修改及價值[三]

時間:2005-12-22 02:18:15  來源:  作者:

第五部分

  陳教授:咱們不要打破慣例(推讓)

  江平:這里有兩個問題。第一,法人人格否認這個制度,大家會注意到,法制辦主任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公司法起草報告中特別講到,涉及到這個問題各國都是在司法實踐中解決,因此不宜在公司法中明確規定,宜在司法實踐中解決??吹秸飧霰ǜ嫖頤切畝劑沽?。這個問題歸功于學者。學者一致意見應在立法中寫,且應明確寫。一開始,只講一般性規定,不能濫用有限責任,不能濫用獨立人格,具體下面沒有寫。現在寫得很清楚了,濫用有限責任,濫用公司獨立人格給債權人造成損失的,而且是逃避債務,加了兩個限定詞,公司承擔不了責任的有股東承擔?;辜恿肆礁魷薅?,股東濫用有限責任,濫用獨立人格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這兩個限定,法院解釋時就麻煩了,誰不是為了逃避債務啊,怎么認定是為了逃避債務還是不是為了逃避債務啊,如何認定嚴重損害啊。這兩個問題留了一定空間。第二個問題是利益平衡呢,一個公司作為主體,顯然是四個方面關系,主要涉及和股東,高級管理人員,職工,債權人的關系,和平等主體的關系主要是這幾個。過去關于職工的規定比較欠缺。這次對職工利益特別強調,這次全國總工會力量相當大。我認為,從法律角度說從任何道義角度講,都是應該的。公司不僅投資者的利益,還有職工的利益。關鍵是如何落實。什么情況下聽取職代會意見工會意見,不聽取怎么辦?原來規定國有獨資公司,兩個國有企業或者兩個國有投資主體組成的公司要設立職工代表大會,現在擴大到每個公司都要規定,當然外商投資公司要排除,因為外商投資企業法另有規定的除外。那民營企業怎么辦呢?所以從文字角度講,這幾個方面都考慮到了,包括職工利益,尤其是債權人利益,甚至包括會計師事務所、中介機構損害債權人利益,要承擔賠償責任。這些利益都照顧到了,如何執行還比較困難。做起來比較麻煩。

  趙旭東: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在這次修改中爭議較大。一人公司是一個,法人人格否認一個。在理論上,法人人格否認、揭開公司法人人格這兩個問題一直為學界津津樂道、一致贊成。但這次修改中有很強烈的反對意見。在一次研討會上有幾個教授學者,連著有三位教授連續發言,說法人人格否認這個不行,說國外有法人人格否認,但不是在法律中,不是系統的一般規定,而是在司法實踐中交給法官自由裁量規則,不能規定在法律中,作為一般原則。擔憂本來是公司人格濫用最后變為公司人格否認濫用,破壞中國法人制度。這是學者比較擔憂。贊成的意見也提了一種觀點。學界分歧很大,很多人反對,但是絕大多數人贊成。研究生博士生論文中基本上沒有反對的,結論都是贊成的。剛才發言的不是主流意見,不要被誤導了。這事都不敢定了。后來確實規定了。在國務院的稿子中,保留了,規定了前面一段,后面濫用結果沒規定,有點難把握。人大審議階段作了更為完善的規定,規定不得濫用以及濫用結果如何。這個制度變得非常完整。中國公司法在世界公司法制度中一個最獨特的創新。不僅以成文法的形式,而且規定得非常完整細密。剛才說到新公司法引領世界潮流,我認為這方面算得上一個?;褂兇⒁庖壞?,進一步的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意見有很大關系。最近幾年,在司法審判中,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法人人格否認思想。包括司法解釋,對公司法法人人格否認有了具體解釋。這次最高院強烈要求公司法明確規定,使司法實踐以及司法解釋有了法律上的依據。要不這樣一種東西有可能超越法律。

  王涌:好了。時間

  陳教授:關于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學者們馬上認證,然后予以肯定。這個公司法不規定,也會形成司法解釋。與其這樣,不如公司法規定。公司法規定,司法解釋留存,對審判實踐有指導意義。剛才趙教授說這一條規定得非常細密,我有疑問。所以王涌不讓我說,我還是要說。這一條最后規定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這個連帶責任怎么承擔?承擔連帶責任去告誰?讓誰去承擔責任?公司有財產的情況下還是股東承擔?還是怎么樣?連帶責任這個問題如果不給予解釋,在司法實踐中會引起歧義。

  王涌:連帶責任應該相當于要求承擔無限責任,

  陳教授:連帶責任和無限責任還是不一樣的。連帶責任可以包含無限責任含義,但存在次序問題,誰先誰后,但我也不知道問題在哪里,在這個問題上還是值得研究。

  江平:這個問題上連帶責任恐怕還是公司先承擔責任,公司自己財產不夠了再由股東承擔責任。你說的這個問題,我們最高院現在的規定不大科學。連帶責任包括共同連帶和主從連帶。這里是主從責任,在公司無法承擔再股東承擔,這個時候股東不是以出資額為限,這個意義上股東承擔責任不是有限的,是無限的含義。

  陳教授:公司法人人格否認這個問題上股東承擔責任的內容一個是無限責任,一個還是補充責任,把這兩個合起來用一個連帶責任來概括,我覺得還是,簡練是簡練,但還是規定得不大周延。這是我的個人看法。

  王涌:再過幾分鐘我們打算進入觀眾提問階段,提問可寫在紙條上直接交過來,可到臺前拿話筒直接來問,我這里預先宣告一下提問的規則。

  趙旭東:這個問題不光我們關心,外國投資者更關心。前幾天,日本學者來的時候,還有日本律師,這個法人人格否認會不會合資企業中方股東以外方投資者濫用有限責任濫用法人人格要求承擔責任。他提出一個問題即這一條能否對外國投資者外國企業排除適用。足見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最高人民法院的同志說我們會非常慎重,也會出臺相應的司法解釋來統一適用。

  王涌:好。在利益平衡方面當然還有其他制度,如小股東?;?,這次新公司法中還有關聯交易控制,關聯交易表決時制度安排,股東代位訴訟,異議股東回購請求權,控股股東誠信義務等,都是新公司法作的重大設計,邁的步子比較大。這些問題由于我們討論得非常多了,也顯示在我們立法中,因此我們不多說了。進入觀眾討論之前,我們還有公司法其他問題,如工會、黨組織在法律中作用。其中工會一直沿用原來。其中黨組織在這次修改有特別規定,公司應按公司章程按照黨章設立黨組織,公司應為黨組織的活動提供必要條件。這個條文影響非常大。這個江老師不大主張提這個問題,而且江老師在來之前警告我不要提這個問題。我是冒著風險提的,大家應該給予我掌聲啊。(掌聲)

  江平:這個條款應該看成是歷史的發展。原來草案中沒有規定,大家都說黨的作用在這不好寫,企業法寫的是黨組織的作用是監督保證,那么在公司法中很難寫,大家可以看到在最先起草時沒有這一條。只不過人大常委會討論時,有一些常委會委員,10多個提出,居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里沒有共產黨的地位,共產黨是不是成為地下黨了,合法地位都不被承認那怎么行。甚至提出這條不寫進去,要投票反對這部公司法。這種情況下,寫了一個中性條款,中性條款寫法是公司中共產黨的活動依黨章辦理。這是純粹中性寫法,公司中共產黨活動依黨章辦理。這條出來后,解讀起來顯然不一樣了哦。黨章中黨要領導這個那個,現在寫法和原來又不一樣了,現在公司為黨組織提供必要條件,公司要設立黨組織。從條件來說不對了,公司怎么去設立共產黨組織呢。

  陳教授:現在改成,在公司中逗號,然后根據共產黨章程設立,

  王涌:(讀了一下這條)沒有主體。

  陳教授:這已不是一般中性條款,而是公司義務了。

  王涌:是不是說外商投資公司也要設立黨組織呢?

  江平:這個問題倒不擔心。三資企業法沒有規定。

  王涌:很多外商較擔心這個問題,提出黨組織在公司法中的作用,以為中國公司治理結構除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之外,還有黨組織這個機構。

  江平:這個會有些人擔心,我們的公司要為??,不僅是在政治上,我們的公司法寫提供條件,經費是不是條件,其他是不是條件。我們現在是市場經濟,外國人會說你們的公司怎么為黨組織提供經費條件。面臨這樣一個問題,是不是什么條件都要提供。面臨解釋問題。如果趙旭東教授講我們的公司法是世界上最好的,這一條根本不是最好的。

  陳教授:關于這一條我還寫過一個報告。在這樣一個場合,可以這樣理解它更適宜一些。打消一下王涌的擔心,告訴外國投資者如果不理解,讓他們學憲法、黨章、公司法,要學習學習再學習。這一條已是咱們的法律條款,我們首先要理解它的含義,例外的一條,公司法作這樣的規定,獨資企業法合伙企業法合作社法,以及類似各種各樣的商事主體法是不是也應該照此辦理。我想這大概是一個立法者需要考慮的問題。

  江平:現在獨資企業法中也有這條。

  陳教授:是是。這個是立法上,還有司法上,我想法院的同志也要考慮這個問題,將來這個問題怎樣解決。公司應該為黨組織的活動提供條件,是義務性條款,有一個問題是,公司不為黨組織的活動提供條件怎么辦?

  王涌:黨組織可以起訴它。

  陳教授:我是說值得研究,不過王教授才思敏捷立即就答出來了,我還在琢磨,案由是什么啊,原告是誰啊,被告是誰啊,都需要研究,拓寬了我們研究的領域。

  王涌:這個問題就到這里吧。當然還有一個問題,我們加入了WTO,這個問題會不會在WTO中引起糾紛,當然這個不談了。

  陳教授:等他們告我們再說吧。

  王涌:行,可以,你這個策略是對的。現在我們進入同學提問,當然了,同學提問可以到前面來,這樣的話直接互動更好。在同學提問之前,我先宣讀一下有一個同學提的問題。

 
版權所有 © 山東致公律師事務所 魯ICP備09全民突击外挂软件73494號 技術:維美計算機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共青團西路136號(共青團路與世紀路口東北角)金茂大廈A座5樓